移动版

民族证券加速业务整合 方正证券“接手”经纪业务

发布时间:2019-05-04 10:22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民族证券加速业务整合方正证券(601901)“接手”经纪业务

罗辑

在2018年10月底,方正证券正式确立对于民族证券的整合方案并公告后,这桩2014年的并购案,才正式进入业务合并阶段。

方正证券(601901.SH)日前发布公告称,将于2019年5月24日日终清算后,实施对民族证券的经纪业务及客户整体迁移合并。

这意味着,民族证券经纪业务正式并入方正证券的时间表“出炉”,同时方正证券对于民族证券整合工作的推进亦进入加速落地期。

经纪客户大迁移

根据当时的公告,方正证券将对已是全资子公司的民族证券进行净资产减资及业务整合。该计划分为两个部分。一方面是资产负债表的调整,另一方面是业务、人员的调整。

具体来看,方正证券以转移资产与负债的方式减少民族证券净资产,其中民族证券将除证券承销与保荐之外的各项业务对应的资产与负债(包括 51 家证券营业部)转移至方正证券,方正证券通过接收上述资产与负债的方式收回对民族证券的部分出资,总金额不超过60 亿元(以交割时经审计的账面净值为准)。

而随着上述证券承销与保荐以外业务对应资产的转移,民族证券的经纪、投顾、自营、资管、代销、两融等业务具体内容、客户以及相关业务人员将全部转移至方正证券。

某券商人士提及,民族证券所下设的51家证券营业部及其人员的转移将成为上述经纪业务转移的重点“抓手”,“营业部是经纪业务的生命线。不仅如此,一些交叉业务,也有着营业部的推广落地。”其更为直白地提及,客户掌握在营业部手上。

就在该方案公告后不久,2018年年底,方正证券收到湖南证监局对于方正证券收购民族证券51家营业部的核准。

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方正证券共有231家证券营业部,民族证券共有51家证券营业部。从这些营业部的分布来看,方正证券核心布局区域(营业部数量较多的省份)除常规的北、上、广、浙外,其主要在湖南和河南地区。

而民族证券营业部布局的重点有所不同,例如其在北京的营业部数量实际比方正证券还多一家,而在四川、辽宁、吉林布局更多,而其在东北地区乃至内蒙古、新疆的布局可以补足方正证券的营业部“版图”。

这与数年前方正证券收购民族证券时,市场所判断的逻辑一致。

虽然过去民族证券在内控、风控、治理上有一定问题,但是其经纪业务基础并不差。

在相关调查、纠纷完结后,2018年其仍实现了新增客户12.6万户、实现代理买卖证券业务净收入3.06亿元。截至2018年年末,其托管客户总资产633.90亿元,客户总数162万户,融资融券余额37.79亿元;融资融券年日均余额47.83亿元。经纪业务(含信用业务)累计实现营业收入6.36亿元。

目前,根据方正证券的安排,民族证券需要清理并提前停止港股通、股票期权、回购、开放式基金等跨期结算交收业务的代理服务。而实施客户及业务整体迁移合并后,民族证券的客户转为方正证券的客户并由方正证券提供相关服务。不过,若客户不愿迁移并入转为方正证券的,根据安排,则可办理转、销户手续。

“迁移工作对于公司的客户规模以及客户体验的提升将带来更多好处,一是基于方正证券的市场知名度和行业影响力,原民族证券经纪业务客户在心理上不会有疑虑或反感;二是方正证券业务资质更全,并且在经纪业务上的资源投入必定能给迁移过来的客户提供更优质的服务;三是民族证券和方正证券在历史上都是独立发展的,因此形成了各自的特点,比如在地域分布上就高度互补,合并后必定会产生良好的‘化学反应’。”方正证券方面相关人士提及。

数据上看,合并民族证券经纪业务后,方正证券的分支机构总数达到305家,在全国的网点布局得以扩大,对原方正证券网点布局的空白区域也进行了有效的补充,合并后,方正证券的经纪业务客户总数也将达到1050万。

“(合并完成后)客户基础更加坚实,经纪业务综合实力大幅提升,代理买卖证券业务收入也稳居行业前十。”上述人士提及,更多的分支机构意味着方正证券全面的业务资质可以延伸到更广阔的地区,扩大品牌影响力,更厚实的客户基础也为财富管理业务转型提供了更多的空间,“依托方正证券系统上、机制上、管理上以及在金融科技建设上的优势赋能民族证券营业部,通过文化理念的统一贯彻,方正证券和民族证券形成合力,实现1+1>2的效果。”

新战略框架成型

由于民族证券保留了投行条线,同时方正证券还将转移新三板业务至民族证券,而再考虑到方正证券旗下主要从事投行业务的瑞信方正正在接受瑞士信贷的单方面增资,增资完成后,瑞士信贷对瑞信方正的持股比例由33.30%提高至51.00%,并成为控股股东。同时,方正证券放弃增资权,对瑞信方正的持股比例由66.70%降低至49.00%,瑞信方正不再纳入方正证券合并报表范围。那么,方正证券旗下的投行业务架构几乎梳理完毕。

或许方正证券早有这方面的安排。曾出任过方正证券董事长的高利从2017年起就在担任瑞信方正的董事长、方正证券投资董事长,卸任方正证券董事长改任执委会主任后,2018年10月开始分管投行(具体职位为投资银行业务管理部行政负责人),而这一年10月正是上述整合方案落地的时间。

民族证券未来将拥有何种战略定位?“民族证券未来将依托公司平台资源,发挥协同优势,为客户提供全产业链的金融服务;以综合服务、差异化、产业金融深度融合为特色,集中资源重点突破,实现跨越式发展,打造现代、领先、大型的投资银行。”方正证券方面人士提及,“为此,我们将重点做好如下三方面工作,第一,加大市场上优秀人才的引进力度,全面提升投行服务客户的能力和市场竞争力;第二,通过平台战略的落地实施,在合规前提下强化内部的协同效率,充分发挥母公司方正证券在区域网络、行业研究、产业金融、股权投资等综合金融服务的优势,为客户提供全生命周期的服务;第三,抓住科创板和注册制推出的历史机遇,实现投资银行IPO业务的快速发展,成为广受客户信赖的优秀投资银行。”

而2018年,民族证券也在加大投行业务的投入和布局。截至2018年年底的数据,民族证券保代人数为40人,较上年同期增加 20 人。其债券业务的开展取得多方面突破,其中AA+、AAA 优质项目比例大幅提升,业务覆盖区域持续扩展全国近 20 个省市自治区。债券承销规模排名第 18 名,比上年同期提升 17 名。

值得注意的是,方正证券在2014年8月收购民族证券时,根据证监会要求,方正证券必须在控股民族证券5年内解决方正证券与瑞信方正、民族证券的同业竞争问题。也就是说,距离最后期限仅不足4个月。

在上述整合方案中,通过转移资产与负债减少民族证券净资产,对应减少其实收资本和资本公积,民族证券注册资本将由44.87 亿元减少至8 亿元。一般来说,证券公司注册资本变更,需要报送地方证监局由其核准,无论是否核准,一般在3个月内会出具结果。如果涉及国有,那么还需要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的审批。如此一来,留给方正证券的时间并不充裕。

不过目前来看,整合民族证券方面正在积极推进,瑞信方正也将通过外资股东的增资行为将其剥离出报表。

随着同业竞争问题的解决,方正证券的业务条线也重新梳理出更为清晰的脉络。在此基础上,方正证券将如何把握新架构下业务发展契机?

“公司将协同列为2019年年度工作的重点之一。由于方正证券与民族证券在渠道资源层面具有高度互补性,民族证券经纪业务及客户整体迁移合并后,公司经纪业务基本完成全国范围内的线下布局,客户服务标准进一步统一,同时也加快推进财富管理,进一步提升客户体验。”方正证券方面提及,科创板的推出对方正证券与民族证券在母子公司层面的协同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围绕重点客户提供综合金融服务,“公司将凭借覆盖全国的营业网点,深耕本地,提升以投行为重点的各类机构业务承揽能力,逐步形成以资本服务业务为本源,投行、研究、投资、经纪等业务深度协同的立体化、综合化业务模式。”